井冈山大学·梧桐树下-井冈山大学师生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青春回忆] 【校庆60周年】甲子撷忆|95岁老教师贺祖煌三代井大情

[复制链接]
梧桐树下小编 发表于 2018-10-14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叫贺祖煌,今年95岁了。欣逢井冈山大学创建60周年,回忆起35岁时参与井冈山大学的创建,依然心情激动。许多往事只能借助自己七年多前留下的一些文字记录,择其片断作个深情的回望,以表耄耋之年尚有幸躬逢盛典的喜悦之情。

我们这一代人出生、成长于苦难深重的旧中国,国弱、国难,自己更因是年少失怙、寡母带崽的贫寒农家,为读书成才付出了比他人多几倍的努力,可谓尝尽人间艰辛。我读私立禾川初中时,有5个学期的学习成绩一直为全班第一名,因获奖励免缴学费。1941年初中毕业后报考国民政府设立在吉安青原区的国立十三中,该校当时主要为被日寇侵占的沦陷区流亡青年学生而设,非战区的800多名报考者中只招录4名公费生,我是考取了四名当中的一名“非战区学生”,因而基本享受公费的高中教育,在高二升高三时各学科总分为高中部第一名,另获得相当于一个学期伙食费的奖金。1944年高中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被省教育厅和学校分别保送至重庆、厦门等地的三所重要大学,却因日寇入侵交通中断而未入学。抗战胜利后的1945年又徒步上百公里去投考,被录取在国立中正大学完成本科学业。大学毕业时,解放军入城前后,我已在南昌参加了许多工作,面临刚解放时党对我多种工作分配的选择。但家乡永新一解放,我回乡即被地方党和政府强行挽留在永新中学任教。当时我所学的化学专业是一门比较新兴的专业,所任教的高中学生不少受我影响而报考大学这一专业,包括后来成为北京大学、武汉大学著名化学教授的学生,他们在给我的来信上总自谦地称“受您影响而从事这一专业”。其中特别是1952年从永新中学高考离乡、后来成为我国探月工程首席科学家、被称为“嫦娥之父”的欧阳自远院士,他每次回乡都要来我家拜访,他名满天下时接受媒体采访,也多次提及我和其他几位高中教师对他一生的影响。

1958年3月,永新县委派我带4名同志来到上海化工研究院学习县级小氮肥厂建厂、制造及生产工艺,准备学成归来筹建县氮肥厂。后由江西省轻工业厅决定,将同往上海学习的来自江西四个县的学员统一收编,我当时与来自吉安市的姜文彬等同学准备学成回省筹建东乡县大化肥厂。学习临近结束,我和姜文彬接到吉安地区地委、行署的急电,返吉筹办吉安工学院。

1958年6月20日,吉安地委决定成立吉安工学院、农学院、医学院和师范学院,地委副书记马健任工学院院长,范毅和我等8人为工学院院委领导机构成员,同时我还兼任工学院化学工程科主任。九月份开学后一个月左右,即受命带领本科学生来到吉安县敖城乡浪栋村的深山野林处安营扎寨三个月。干什么?烧木炭,为大炼钢铁准备燃料。十一月底才返回吉安,在当时校址神岗山筑炉炼钢铁。1958年底至1959年初,地委决定将4个学院合并成立井冈山大学,我被任命为井冈山大学科学馆馆长兼工学院副教务长。1960年我为井冈山大学的30名讲师之一,批文以我名字打头冠名。当时井冈山大学唯一一名副教授也是化学专业的姜文彬老师。

1960年6月,我受井冈山大学委派,只身来到南京市大厂镇南京化学工业公司实习两个月,为此后带领井大化工系学生来厂实业作准备。8月,我率40余名井大化工系学生来到南京化学工业公司永利宁厂实习三个半月,实习效果十分理想,学生成绩优秀、技术熟练,厂方对我们的实习十分满意,经常对我们表扬或表彰。我作为学校派出的唯一的带队领导与老师,在实习前对学生着重强调两点:一是学校地处吉安,尚无这样的较现代化的完整工厂,来到南京机会难得,要特别珍惜学校给予的机会,排除干扰,重视安全,专心学习。二是我们是来自井冈山地区的大学生,在学习中、生活上都要发扬光荣的井冈山精神。同学们在实习中尊重实习师傅,虚心求教、高质量地进行岗位轮换,每次轮岗换位前的理论和实践考试成绩都很优秀。在工厂进行设备检修时,同学们脏活、重活抢着干,总是受到工人师傅的夸奖。在实习中,学生还提出一些合理化建议和革新项目,也受到厂方的肯定,公司办的《南化周刊》每期都有对井冈山大学实习学生的表扬和鼓励。在南化实习的1960年正是国家经济特别困难的时期,物质生活条件比较艰苦,南化公司的6个食堂里大米饭少,粗粮杂粮和面食多,荤菜少而蔬菜多,要吃上大米饭和荤菜,必须在开饭前去排队,但我们的学生克服自己的欲望与困难,从没人去排队与公司其他职工争利,这6个食堂的管理员、工友及工友家属都一致赞扬来自井冈山的大学生,说是思想教育很成功。而且,这些在南化实习的井大学生们还宁愿自己少吃一点、忍着饿肚子的艰难,共捐出1800多斤粮票交给南化公司转赠灾区,给南化公司留下了很好的口碑。实习快要结束时,《南化周刊》发表评论文章,热情称赞井大实习生严格遵守纪律和公司制度,虚心学习,尊重工人师傅,积极参加公司的公益义务劳动,尤其是克服困难、节约精神、奉献灾区,为后来公司实习的学生做出了榜样。实习结束后,南化公司还给井冈山大学党委发来信函,赞扬井大培养出了名副其实的具有井冈山革命精神的新型大学生。

我的第二代、第三代有9人与井大结缘。1963年7月,井冈山大学正式宣布暂停办学,1977年恢复重办时称为“江西师院井冈山分院”,我长子是1966届高中毕业生,1977年恢复高考第一年他就成为分院数学系学生;我长婿也是“老三届”高中生,1978年入读“分院”中文系,后留校工作10余年;我长女自1984年调入吉安师专医务所,一直工作到恢复“井冈山大学”名称的2007年退休。三女婿岩小平1984年16岁考入吉安师专物理系,毕业分配在永新城南中学任教,三年后一路考取西南物理研究院硕士、北京邮电大学博士,博士毕业后一直从事通信和人工智能技术的研发和项目管理工作,现已是我国通信信息领域的高级人才。

我的第三代也有5位与井冈山大学有缘,有两个孙子、一个孙媳妇于90年代中期毕业于吉安师专;如果加上我的长外孙女、长外孙1988年和1991年分别从吉安师专附属小学首届和第三届毕业,那么第三代也应有5人是井冈山大学所培养或造就的。正所谓:三代井大情、半部家庭史。

(约稿:严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感谢你们|成长历程|关于梧桐树下|井冈山大学梧桐树下
梧桐树下--八年相伴。将那些只言片语铭记在时光的轨迹里;当岁月都已失去,偶然与过往相遇,我们还能哼唱出年少的旋律。

GMT+8, 2020-12-5 18:58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2-2020 wtsxia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