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大学·梧桐树下-井冈山大学师生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通知] 魅力人文 | 井冈山大学第六届“锦阳杯”微小说大赛投票...

[复制链接]
梧桐树下小编 发表于 2019-5-12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魅力人文 | 井冈山大学第六届“锦阳杯”微小说大赛投票开始啦!投票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bloIwTQH_DVkPCIZsdmmbQ


井冈山大学第六届“锦阳杯”微小说大赛已进入评选的阶段,并采用微信无记名投票的方式进行投票,微信投票结果占总成绩的百分之十哦!
快来为你心中最棒的微小说投上一票吧!
投票截止日期为2019年5月15日0时



1

悼念者

那是我见她的最后一面,在车站我目送她上车,本以为之后的日子我们可以像往常一样,可是之后却传来了关于她的噩耗。她出了车祸,可为什么偏偏是她呢?
她一惊一乍的声音;
她丰富多彩的表情;
她哭泣、生气、微笑、大笑……
仿佛还在那里一样,一点一滴从我的回忆里涌出,但是她已经不在了,那个我一直注视着的她,已经不在了。
苦涩逐渐填满了我的心。但只有今天,今天不能这么颓废,今天是她的葬礼,我一定要去。
今天是她的葬礼,但天气却不晴朗,这样的天气与她格格不入。站在殡仪馆的门口,听着里面的哭声,想必他们也不会比我好过多少吧,然后我推开了门。
灵台上摆放着的是我的照片,而她跪坐在下面哭成了泪人儿。
原来,死掉的是我啊。

2

谎言

那是,我见她的最后一面。
她就站在路的另一边,却仿佛远在天边。
我停住脚步,因为我看见了那个将手搂在她腰上的男人。
“我们,分手吧。”
一切不言而喻。
“祝你幸福。”
我转身离开她的世界。
也许,这样对她最好。
货车的鸣笛与急刹声响起,可我脑海里只有她曾经的山盟海誓。
我猛的被人推了出去,回过身,是她倒在血泊之中。
“妹妹!”那个男人惊呆在原地。
我抱起她,鲜血沿着她的裙裾失魂落魄的洒在地上。
医院很近,可我终究跑不赢死神。
“真没想到这个姑娘会轻生。”医生摇摇头:“早先查出白血病时明明那么坚强。”
我抱着她,很没出息的哭了,反而是她露出了最后的笑靥。
“亲爱的,答应我,你要好好的...”
那是我见她最后一面。

3

囚鸟

这是她被抓来的第23天。
母亲很早就说过,她们这一族动人的歌喉注定会带来悲剧。
她的主人是一个相貌无奇的男人,但他掌握滔天权势。他时常在这个偌大透明却锁死的房间外沉默地看着她。
房间里布置精美,她衣食无缺,还可以任意使用房间里的乐器。一切优待只为她一展歌喉。
但她从不曾笑,也不曾歌唱。
除了必要的吃食和洗漱,她大部分时间都缩在床的一角,见到他来,便把头埋进臂弯里。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发现房门没有关好。
她蹑手蹑脚溜出去,确定没有人之后撒腿狂奔,直到她确定重获了自由。
清越的歌声如泉水漱过玉石道尽欢愉。
远处,男人斥退本将出动的侍卫,伫立在窗前目睹着一切。
他身后的黑暗蔓延着无尽空寂。
“那是我见她的最后一面。”

4


息战线

快没时间了!
帕托干涩的嘴唇念叨着。
他三天没进食了,拖着被子弹打伤的腿缓慢前进,他必须在倒下前到达乌卡城,不然等待他的就是死亡。
自三十年前争夺战爆发,为了资源休养再生,世界沿着乌拉河被划分为二,一半战争一半歇战,知更号响,战区互换,交替绵延。那条位于乌卡城决定生死的分界线名为息战线。
帕托原是一线的炮兵,三年前不幸瞎了一只眼被长官遗弃。这几年来储备耗尽,所幸离乌卡城已不远了,过了息战线一切就好了。
到了!到乌卡城了!
轰——
炮火落在咫尺之地,他身子倒了下去,求生的意志支撑他向前爬。干裂的指尖触碰到息战线,他够着身子向线对面挪动。
终于,他奋力一翻进入了歇战区。
嘶—嘟——
轰——
只更号响,战区互换。

5

错过

“没有时间了”!他皱着眉头焦急地踱着步,嘴里念到:“火车三点开,现在是十二点半,我要先花半个小时去小镇;然后再等半个小时去县里的大巴,再就是乘半个小时的大巴到县里;最后还要等上十分钟左右再坐上十几分钟的公交才能到火车站,这样算下来还是有点儿时间的”!说完,他看了看在摇椅上因病痛而呻吟的爷爷。心里有些不舍:“爷爷,要我到点开水喝吧”!
“不用了,把奶奶叫过来吧!你早点赶火车去吧!你照顾不来我的”!爷爷强忍着病痛的呻吟慢慢地把要说的话尽力说完整了……
奶奶来了,他终踏上了火车离去,思绪也伴着火车离去……
下站后,风雨格外的冷,他拿起手机拨通爷爷的电话,他错过爷爷的最后一面了……

6

求不得

第一世,他死后不愿喝孟婆汤忘了她,便不能再转世为人。
第二世,他化作飞虫,飞到她夜挑的灯下,却被她捉了,碾死于指尖。
第三世,他化为一条黑狗,被她自小养大,却她后来家道中落,杀狗取肉而食。
第四世,他是她心上人所赠一盆兰花,然而后来她心上人改娶别处,她伤心之下转迁别处,将兰花丢在荒宅,枯萎而死。
第五世,他化为雪狐,被她所获,养在深宅,供人取乐,因她母亲爱其皮毛,受了薄皮抽筋之苦。
第六世,他长成一株槐树,长在她院子里,她体弱多病,遇一道人说槐树招鬼,毫不犹豫地斩断他,烧为灰烬。
第七世,他是在她屋檐筑巢的燕子,她年少贪玩,将他巢捅破,打伤他,任由他渐渐死去。
他终是喝下了孟婆汤。
大概,这就是命吧。

7

未见青山老

阿桅尝闻一故事:“王子出游,救一飘泊女子,援之,留之,爱慕之,琰何如?”
琰:“传闻耳”
阿桅:“有世家女,知琴棋书画,何如?”
琰:“宜友之”
阿桅:“有将门之女,性怯弱,薄有才名,何如?”
琰:“阿桅甚好”
结亲三年,值帝殁,琰即位,阿桅为后
又三年,讨皇后诏,欲立世家女
阿桅笑答:“琰不过凡俗耳,凡为夫妇之因,前世三生结缘,今结缘不合,君心归她处,遂各还本道。愿相公和离之后,守万人之巅,佳人如意,举案齐眉,各自安好,再会无期”
琰:“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阿桅离后,琰口吐鲜血,血染白衣
“阿桅甚好,是真!阿桅为后,是真!吾之将死,是真!想执手白头,奈何情深不寿。大概,这就是命吧。”

8

反抗

“大概,这就是命吧。”
头顶的太阳耀眼的让人不敢直视,她凄然一笑,不顾众人的呼喊,从高楼纵身一跃。
黎明,天光微亮,她一身冷汗地惊醒。她又梦见那个人,那朵血花,永远定格在十七岁的夏天,成为她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
到了公司,同事又开始冷嘲热讽冷嘲热讽,理所当然地压榨她,。望着那张可憎的脸,她怨气横生,终于忍无可忍推开对方。血刺红了双眼,四周尖叫声此起彼伏,她落荒而逃。
在顶楼,她神情恍惚,又想起那个人,释然一笑,如果当初她这般反抗,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太阳强烈,她如蝴蝶飘落。
楼下,众人叹息。
“小姑娘真傻……”
“张姐怎么样了?”
“命好,医生说没有伤到要害,只是血流的多,看着吓人。”

9

灰姑娘

没有时间了。
时钟在不经意间就打了十一点三刻,仙度瑞拉突然醒过神来。她知道自己该走了。这一身装备——发饰、礼裙、水晶鞋都是租来的,皮肤和脸型都做了修容。一旦过了十二点,她就会原形毕露。面对舞伴精致的脸庞、深情忧郁的眼神,她心事重重。让我从那个贫穷又缺乏温情的家里逃出来,王子会是一个好机会吗?
于是她留下了她的一只水晶鞋,祈祷王子能够通过这水晶鞋找到她,接她离开那个家。王子不负所望追出来,弯腰捡起水晶鞋时被风吹掉了假发。
很多年后,当王子看腻了仙度瑞拉卸妆后的脸,仙度瑞拉也烦透了王子光溜溜的脑袋和骨子里的肤浅。他们开始拿着那只“定情信物”水晶鞋打架。听说头都打破了。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有缘听到一首歌,歌里唱:“夜晚会面,白天道别,才没有弱点。”

10

病都

众人的欢呼将他的怒吼淹没。
置身广场,他被尖叫着的人群吞噬,周遭在歇斯底里地庆祝着什么。人们脸上挂着扭曲的笑,欢脱地狂奔、高歌、鼓掌。他感到怒火在胸腔倏地被点燃,浑身发烫,愤懑提到了嗓子眼。好像唯一掌握真理的人是他,其他人被一种迷离的喜悦蒙蔽了,他变得异常暴躁,痛恨身边的一切喜乐。一种力量攫住他,引导着他去摧毁什么。身边的人愈发狂热,像嘉年华到了高潮,所有人都要举杯一般。无需任何助燃剂,广场上的人们也能燃烧。他忍不住了,在广场中央大声咆哮咆哮。
医生透过隔离玻璃观察被束缚带捆绑的他,在病例上记录着。
都市生活的压力让病人和常人的趋同被漠视。

11

庄生如梦

如墨般漆黑的夜里,瓢泼的大雨冲刷着新郑的城门,冲击着裸露的土砖、也冲走了它以往的恢弘……那一段沾染着腥红的麻绳,高高悬挂在城门之上,在大雨的浸润下还滴着血珠,无声的诉说着曾在这发生的一切…….
姬无夜死了,这个暴虐虚君、杀人如麻的大将军,最终留下来的只有一世骂名和一座雀阁。不会再有人往那城墙上挂人头了,也不会再有人思考,下一任将军是什么模样,因为,韩国亡了……
电光火石之间,一道身影自远处缓缓走来,如记忆里那般,雪眉白发、冷眸俊颜、一袭黑袍,浑身散发着寒凉,不过他的右手,不再紧握着鲨齿,就像身旁,不再站着她……
大概,这就是命吧……

12

双面人

没有时间了,他们彻底离开。
城市灯红酒绿,行人街头漫步。突然,孩子停住,看着城市那头冲天的光亮笑。
穿着消防服,拿着灭火器,他把被困的人们带离大火。火势猛烈,难以突破,想起亲人的担忧,网上的“不求荣誉,只盼平安”,他犹豫了。未曾想,噩梦开始,漫天的质疑打破一个拯救多人英雄家庭的岁月静好……
惊醒。凌晨,滴滴滴…“喂,马上到”。火势蔓延,救援紧急,他与时间赛跑。“里面还有人”,他无视未知性决然进入火源中心,即便代价是生命,的确,代价是生命,结束了。凄惨的哭声,悲痛的眼泪,称赞抚慰扑面而来……
我们都是双面人,但请不要肆意谴责他人,没有人天生要为谁付出,我们崇敬英雄,却绝难承受牺牲换来的“烈士”称谓。

13

旅人

那是我见她最后一面,也是第一面。

“你念叨过多少次了?都过去多久了,还死死地记住,况且你还不认识她。”

可是,我记住了啊!

“那又如何?”

是啊,那又如何!
我就在窗前,一个影子从眼前坠落像风,连忙用目光追赶,只来得及看到一个笑容——纯粹,干净,明媚。当时一怔,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此后,坐火车我再也不敢靠着窗,闭上眼假装窗外的一切和我无关。
它让我觉得,作为一个人间的旅人,我无能为力。

14

逃离

晚风在吹,我们在桥上一前一后地走。她在前,我在后,偷偷踩住她的影子。
突然,她回过头来,望着我。
我停了下来,风也停了。我别过头去看桥下的水,水里映照着月光。
“和我离开这个地方吧。”她说。
“怎么又说起这件事情了,我们。。。 。。。”后半句只在心里嘀咕了一下,“哪里也去不了的。”
她徒然低下头,朝前发疯似的跑了几步,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
只有晚风又吹起。水里的月亮在盈盈地晃动着,诱惑着人想要抓住月亮了。
她走了,我茫然不解,看着她的背影消失,没有知觉了。可是,月亮啊!我转过身去,猛的朝冰冷的江水扎下去!万千的水滴乍现,像破碎的美梦也像冰针。
  死之前,那是我见她最后一面。

15



一个简陋的房子里,传来乒乒乓乓的打闹声。
“臭娘们,老子养你这么久,你他妈给老子生个赔钱货,你家老头子也是个没用的穷鬼。老子今天打死你!”
女人哭着,哀求着放过。男人并未停下手中的动作,只一味的宣泄自己的愤怒。
两人未注意灶台上的蜡烛不小心掉了下来,下方是男人不久之前摔的酒瓶,大火一下子燃起。
男子踉踉跄跄地跑了出去,而女人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抱起了襁褓中的婴儿。
逃离火屋的女人瘫软在地上。
男子低骂了一句,竟要冲进火光中。女人拉住了他,男人迅速甩开了女人的手,还踹了一脚:“老子钱还在里面,别耽误老子时间!”
女人看着男子冲进满是火的屋子里,眼中满是泪水,低声说了一句:“没有时间了。”

16



    众人的欢呼将他的怒吼淹没--“会遭天谴的啊!”
    台上人刚醒,特殊草汁便被抹于其手腕上,呈现出诡异图腾。族长兴奋宣告,为荣兴,这次我族使用禁术,制作出了一个天才,虽有代价,但足矣。
    众人欢呼中夹杂着男人的无助--不惜一切代价只为天才,族会亡啊!这是魔鬼啊!
    所谓禁术,便是取新死之人心头血肉与泥土混合,烧制于俑并晾于祭坛上若天,最后自然裂开出现天才。至于后果,书上只说,莫悔。
    天才后来带领族人走上了辉煌,只是族人有时候想起那句魔鬼,只觉心怵。
    直到某一天……
    据唯一一位逃出者记载,某夜天崩地裂,族人恐怖地发现祭坛上血肉跳动,此刻天才也开始疯狂屠杀族人,为了一个新的种族……

17

人去精神在

“没有时间了。”留下这么一句话,“噗”的一声,疲惫不堪的消防员猛地冲进了大火之中。
几分钟后,消防员出来了,直接脱力倒地不起,他的怀里多了一名头上裹着一条湿毛巾的小男孩。
没错,他最后牺牲了,却换来了一条鲜活的生命。
“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这是那个男人的常说的话。这不仅是对家庭的爱,也是对自己的负责,但这样的爱却不能长久下去,永远地停留在了那一刻。
人们从他的裤袋里找出了一张有点烧烂的照片,是一张全家福,只不过烧毁的那部分刚好就是那名消防员。
他最终没有回来,但他的精神却留了下来,照耀着、庇护着这座城市。
十五年后,一名身着消防服的青年站在这座失火大楼前,身子微微前倾鞠躬,而后缓缓走远......

18

手机

  没有时间了,您别挡我路。
  您问我去哪?去死呗!
  感谢科技的发展,现在什么疑问都没了,因为手机会告诉你一切。您瞧,它又提醒我我快要死了。
  哎呀!只有十分钟,我这也赶不上啊!要不您捎我一程,手机说我是在沿江路被一白汽车给撞死的。我可不能迟到。
  谢谢您嘞,我就在这下,两分钟之后那白车就该来了,我就在这路中央等着。您要不先走?
  诶!错了!您先别走,手机上说我被撞的时候有个穿黑衣的目击者。巧了,您这一身不就是黑的吗?
  您说这手机是不是个好东西,连死都给我安排的明明白白。不和你说了,我再数五个数就该死了。
  5 4 3 2 1
  嘭
  黑衣人掏出手机,上面写着看完车祸后开车向右。

19

底线

那是我见她最后一面
己亥年一月四日,她的生日,忌日。
无言语的流种,无漫天的扬尘。
偏隅一村,好像没有人直视她的死亡,有关她的言语似毒蝎般禁忌,匆忙的一天刚开始,迷失的羔羊入葬了,在迷雾里寻自由的人儿和瞳孔,安。
她,不明。                  
散闲时里,总能听到些许粘稠的话,“我的儿子,我的丈夫”语调癫邪,面露痴笑,精神如似般不稳定,众笑群嘲。
几经敲打,方知夫离子奔的惨剧。熙攘市井,“她呀,正常啊,不过就是个婚姻的陪葬品,能有什么下场”。不远处,粗声的呵斥传来“你一个妇人家,顶多相夫教子,能干个啥惊天动地的事?”一以贯之的腐思,悲矣。
街边陋巷,那是我见她的最后一面,浑浊不清的瞳孔,笑容痴迷。
独立之祭,自由之祭,谨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感谢你们|成长历程|关于梧桐树下|井冈山大学梧桐树下
梧桐树下--八年相伴。将那些只言片语铭记在时光的轨迹里;当岁月都已失去,偶然与过往相遇,我们还能哼唱出年少的旋律。

GMT+8, 2020-11-24 22:45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2-2020 wtsxia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