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大学·梧桐树下-井冈山大学师生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校友风采] 【校友征文选登】受益终身的第一次

[复制链接]
梧桐树下小编 发表于 2017-10-24 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校友征文选登】受益终身的第一次

牛黎明

有人说,世界上没有最好的大学,只有最适合你的大学。我觉得这句话特别适合我。很多人,就算他们考上北大,如果专业不好,他们还会选择复读。但对于我来说,井冈山大学(那时我考的是医专)还是最适合我的。二十年前,考井大也不容易,那年我们文科的录取比例是6:1左右。村里有人补习一年,也是和我一起考上井大的。

我去上井大时,是开心的,对未来充满憧憬,觉得人生终于有了一次升华:告别了十分紧张,无数考试的高中,离开了农村。事实也是如此,进入大学后,学习了全新的医学专业知识,每一本都很厚很大。其实压力不比高三小,只是没有那么紧张和太多的考试。通过学习,在医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一步一步超越新的目标,不断前进。

有人说,大学不是教专业知识的,是通识教育,综合能力的培养。不过,对于医学来说,不完全是这样,你没有很好的专业医学知识,见习就很困难,实习医生更当不了。我对于自己的专业知识,除了第一个学期是适应外,其实,一直都不担心。虽然,我到了井大才第一次听到外国人说英语,但我也不担心。我一直是全年级英语最好的之一。第二学年就过了四级,全年级就三个人过了。

我还给自己制定了很多其它要求,参加了很多社团组织:运动、演讲、辩论、写作、爱心社和素描。除了素描社团最终没有开展活动,都积极参与其它社团的活动。参加这些活动,都是为了锻炼自己,最明显的益处,原来在高三运动少,学习紧张,经常头痛,但在井大,经常和同学们打羽毛球,从此就告别头痛了。而且,因为受益明显,就从此养成了一个坚持运动的习惯,直到现在。

我和我们班的刘惟桃等几个爱好文学的同学,加入了文学社。加入文学社当时要交文章,我们交的文章都在第一期发表了,还得到一本铅印的校刊。我们都很高兴,这是第一次发表作品。激发了我的写作热情。写作能力是除了口语表达之外,最直接,最重要的综合能力之一。你和别人接触,就是从交流、写作(包括笔迹)和言谈举止开始的。我参加的初衷是因为爱好,但无形中是加强了这种基本能力。

我分析自己最差的能力是演讲和英语口语。这是农村学生的通病,很少能幸免。因为从上学开始,没有机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台上演讲,所以会胆怯、紧张口吃和忘词。我觉得我上大学就应当有进步,有突破,所以要挑战自己的弱项。

机会终于来了。学校的社团要组织演讲竞赛,因为爱心社、文学社人很多,高手多,但只能有一个代表。所以,我肯定没有资格参加的。但是,碰巧足球社因为没人报名,社长就让我代替他们足球社参加比赛。我认真写好了稿子,这很容易,背稿子,也不在话下,我只是担心,我到时会紧张,在台上时忘词。

竞赛是在图书馆一楼举行。那天晚上,来了很多师生。第一排是老师,年级主任肖游章老师也在。前面有三个认识的同学演讲。第一个是中医班的班长,他也是第一次上台演讲,看出来他比较紧张。他讲了两句,忘记词了,他没有犹豫,立刻从胸前口袋里拿出稿件来念完了。我想,等下轮到我,如果想了五秒钟,还想不起词来,也要拿稿子念完,算是完成比赛。就把稿件放好在裤子口袋里。然后,又把稿件背了一遍。一会,隔壁班的老乡王富英上场了。她开场第一句话很有气场,声音大又洪亮,语速和重音都把握得很好。我都被她震住了。觉得她人很小,但能量却很大。但第二句,就讲错了。她本来想说她来这里,是经过一番挣扎,但最后是:“我勇敢地站在这个台上了!”但她说成:“我勇敢地站起来了!”由于她一开始讲得很好,但第二句结尾讲错了,而且声音最响亮(因为她设计这一句要突出,声音要最大,结尾处要重读,要果断),结果错误也被放大了。大家被这巨大的反差刺激了,哄堂大笑。其实,那时大家都能理解,像前面中医班的班长念稿,大家也没笑。因为大家都知道,能勇敢地站在台上的,都是勇于挑战自己的同学。王富英被笑了后,就忘词了,然后,也拿出稿子来念。大家都为她完美的开场感到可惜。接着是王富英的同班同学,他是文艺积极分子。演讲和书法很好。他一上台,滔滔不绝,声情并茂并且配合动作,是讲得最好的。后来第一名就是他。

轮到我上场,我的心跳加速,明显觉得腿上力气小了,怯场很明显,我站在台上,往下一看,全是人,我也不敢仔细看人的表情。深吸一口气,想“降慢一点心率”。其实没有用的,因为是第一次上台,所以开场讲了三、四句的样子,就忘记词了。我停顿一下,想了几秒钟,但想不起来了,反而更紧张。没办法,我就按“B”计划执行,从裤子口袋里拿出稿子来念完了。台下的师生也没有笑,讲完了,致谢完,我还看仔细看了前台老师的表情,肖老师他们还是很镇定。我的第一次演讲,可以说是以失败告终吧。

但接下来的第一次辩论赛,表现还好。因为比赛时,台上是四个人一起的,而且大家相互配合,相互支持,没那么紧张,心里很踏实。后来,文学社组织了一次外教来我们学校讲课。那时是大一,听完了不知道在讲什么,但是,是第一次见到外国人,是两个女的白人英语老师,一高一矮。讲完后,还要和外教老师交流。我看见旁边一个南昌大学毕业的老师和外教老师交流得很流畅。我更觉得相形见绌了,心想:我都从没有开过口对外国人讲过,我能讲完一句吗?别人听得懂吗?别人会笑我吗?我还是不要出丑了。但如果我不开口讲,这次活动白参加了。如果我不开口讲第一次,就永远不会讲英语,大学也白上了。我这样纠结了一会,决定用英语问老师,我们的学校好不好吧!就一句英语,我在心里默默背诵了很多遍,找到机会,就“背”给外教老师听了。虽然我的声音不够大,但还好,老师听懂了,她马上说,她觉得我们学校很漂亮。当然,还讲了别的,我也没听懂。

就这样,我把一个个的第一次,都留在井大的学习中。后来,学习和工作中,有第一次发表正式论文,甚至英语论文;有第一次上台给学生讲课,在北大,第一次用英语和外国教授进行学术交流,用英语讲课。这些,都比在大学时做得更好,更成功。但我还是认为,如果不是在井大开始挑战自我,如果不是在井大不成功、不完完美的第一次,就没有后来成功的第二次,很多次。感谢在井大学习时,和老师同学们一起度过的,点燃梦想的青春岁月。

牛黎明,深圳市福田区杏仁门诊呼吸内科/内科,医专97级医学1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感谢你们|成长历程|关于梧桐树下|井冈山大学梧桐树下
梧桐树下--八年相伴。将那些只言片语铭记在时光的轨迹里;当岁月都已失去,偶然与过往相遇,我们还能哼唱出年少的旋律。

GMT+8, 2020-10-31 22:31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2-2020 wtsxia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