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大学·梧桐树下-井冈山大学师生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翠湖阅读 | 蜜里酿出木樨香

[复制链接]
梧桐树下小编 发表于 2018-10-14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翠湖阅读 | 蜜里酿出木樨香

作者:人文学院16汉本一  赵贤莲

十月,校园里的桂花忽然开了,毫无征兆,让人猝不及防。
北方远道而来的贵客提前拜访,把沉浸在睡梦中的桂花唤醒,正如“忽如一夜秋风来,千树万树桂花开”。桂花睡眼惺忪,带
着好奇和惊讶打量着周围,一声鸟鸣,一束阳光,甚至是一阵微风,都让它惊奇不已。
它努力散发出自己独特的幽香,以引诱鸟儿和其他动物的靠近,期许与鸟儿一起啁啾婉转,和蟋蟀一同唧唧唧,和蜻蜓一并画出优美的弧度。
有时候这香味,浓郁的让即便领略过世间万物的太阳也不免要驻足停留,更不说微风总是要在这香里打几个滚,让自己全身都浸染上这撩人的清香,才依依不舍的漂向远方。

而对桂花情有独钟的我,只要一提到桂花,就仿佛闻到了一股淡雅的清香。
不是脂粉或者玫瑰那种腻人的甜香,而是丝丝缕缕的、牵动人心的幽香,就像花的香气和雪的寒气交融杂糅,混合在一块儿散发出的清幽的香味,深深吸一口,让香味随呼吸直入肺腑,活像朝雾濡湿了翠绿的树木,香味也涤洗了人的整个身心,使之如水般清澈、温润。心底淡淡的乡愁,总是在经过校园的小路或走过别人家围墙时所闻到的桂花香勾起。
闻其香,寻其树,走近桂花树,便会发现“花团夜雪明,叶剪春云绿。风影清似骨,霜枝冷如玉。”,格外清幽,给人一种意外的惊喜。
细碎的花瓣,簇拥在一起,彼此紧挨着,你推着我,我挤着你,别有一番天真烂漫小孩儿的憨态。而素雅的鹅黄色被墨绿的叶子遮挡着,半遮半掩着面容,又好似一个害羞的少女。桂花树不像梅花那么有姿态,能够成为古今许多大家笔下挥洒的对象,它笨笨拙拙的,不开花的时候,只是满树茂密的叶子,在一片树林中毫无辨识度,即使在开花季节,也是绿叶丛里找碎花。它不与繁花斗艳,选择在万花凋零的秋季默默绽放。最让我魂牵梦萦还是那蜜里酿出的桂花香。


记忆中,桂花蜜里浸泡着的是童年的香甜味。我们采集桂花,不像琦君《故乡的桂花雨》中所描述的“摇桂花”,而是“取桂花”,拿一个母亲缝制的小布袋,爬上桂花树,仔细把桂花拨弄到袋子里。制作桂花蜜,不需要太多桂花,而且桂花在村里算是稀罕物,自家取完,得留点儿给其它人。
村口神祀旁的桂花树,是全村唯一的一棵。每次去取桂花,母亲总是叮嘱我们,不要到神祀旁嬉闹,以免惊扰神灵。但拿到袋子,我们的心早就飞到桂花树上了,哪里会理会母亲呢。取完桂花,把桂花铺到纸上,挑出干了的桂花和其它一些细碎树枝,这极其繁琐的工程,往往由母亲完成,我们这群孩子啊,挑了一会儿便被飞过的蝴蝶吸引了。
桂花是不能晒的,晒干了,香气就飞走了,把挑出的桂花洗净晾干就好了。拿一个玻璃罐,一层白砂糖,一层桂花,依次叠加,白砂糖包裹着桂花,盖紧盖。只等岁月把糖融化,只等蜜里酿出桂花香。


小时候,为了留住桂花香,我模仿桂花蜜的做法,找了一个小药瓶,洗干净后,把桂花放入其中,加入水,盖紧后埋在竹林,企图酿一壶桂花佳酿。几个月后,我激动地挖出“桂花酒”。
不料,打开瓶盖,桂花已经长一层白绒绒的菌毛,我“哇”的一声在竹林哭了起来,母亲和姐姐都不解,待我说明原委,她们两个一起哈哈大笑,然后兑了一杯桂花蜜安慰我。
我们喝桂花蜜的方法极其简单,糖融化了,晶莹剔透的蜜里包裹着一粒一粒金黄的桂花,十分诱人。舀一勺放入杯中,用开水兑开,就可以喝了。桂花蜜融入了桂花的清冽,如茶一般沁人心脾,再嚼一嚼桂花,香味便从舌尖蔓延开来。


如今,竹林那棵被我用来标记药瓶位置的竹子还在,村口的桂花依然盛开,只是,母亲已不再做桂花蜜,而我也不再取桂花了。

原文:翠湖阅读 | 蜜里酿出木樨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感谢你们|成长历程|关于梧桐树下|井冈山大学梧桐树下
梧桐树下--八年相伴。将那些只言片语铭记在时光的轨迹里;当岁月都已失去,偶然与过往相遇,我们还能哼唱出年少的旋律。

GMT+8, 2020-12-5 20:15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2-2020 wtsxia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